長江商報 > 恒輝安防海外收入超90%   IPO前王咸華家族突擊掏空公司再圈錢

恒輝安防海外收入超90%   IPO前王咸華家族突擊掏空公司再圈錢

2019-12-30 07:18:40 來源:長江商報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 沈右榮

    一雙手套做成了大產業。主營各類功能性手套的江蘇恒輝安防股份有限公司(簡稱恒輝安防)正在沖擊IPO,試圖募資大舉擴產。

    不過,恒輝安防存在諸多短板,或將是IPO重要障礙。

    長江商報記者發現,恒輝安防是一家高新技術企業,擁有48項專利技術,但只有一項發明專利,且這唯一一項發明專利是受讓而得。

    近年來,公司經營業績大幅增長,但接近一半的凈利潤來自政府補助。公司的自有品牌幾乎可以忽略,超99%的營業收入來自為海外企業代工,幾乎不掌握市場話語權。正因為代工貼牌 ,公司財務費用波動較大,存在匯率波動風險。

    恒輝安防的股權高度集中且變動頻繁,公司實控人為王咸華、姚海霞夫婦及其兒子王鵬,一家三口合計持有公司92%股權,且三人均占據公司董事席位,存在公司治理風險。

    詭異之處在于,2017年,恒輝安防籌劃IPO,在此前后,股權頻繁倒騰。這一年,公司突擊實施分紅1.98億元,姚海霞一人得享紅利。分紅之后,未分配利潤變為負數。原本沒有債務的恒輝安防突擊借款4000萬元應急。

    分紅實施后,恒輝安防實施股改,緊接著引進三名外部機構股東。股權結構優化后,今年6月,公司向證監會IPO申請,試圖募資5.6億元,其中9300萬元用于還債及補充流動資金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恒輝安防圈錢意圖明顯。

    突擊分光利潤后接連募資

    IPO之前,恒輝安防突擊分光了多年積累。

    恒輝安防的前身是南通恒輝手套有限公司(簡稱恒輝有限),由南通創輝和日本籍商人古川正敏共同出資9萬美元于2004年4月設立。2005年12月,兩名股東將其所持股權原價全部轉讓給王咸華實際控制的展新貿易。同時,恒輝有限增資至80萬美元,由展新貿易全額認繳。

    南通恒輝的股東是誰,為何與日本籍商人成立公司?公司運轉不到兩年,為何又要全部轉讓?這些謎團,恒輝安防的招股書未做具體解釋。

    2008年11月,展新貿易將所持恒輝有限全部股權轉讓給香港恒輝,交易價格仍為80萬美元。

    詭異的是,此時,香港恒輝的股東中國臺灣籍自然人劉書華。招股書稱,劉書華只是名義股東,是代持,實際上,香港恒輝由王咸華、姚海霞夫婦經營管理并實際控制。2009年9月,劉書華又將香港恒輝100%股權轉讓給姚海霞。

    香港恒輝為何由劉書華代持?劉書華為何將香港恒輝股權轉讓給姚海霞一人?恒輝安防沒有在招股書中說明。

    2012年、2013、2014年,恒輝有限三次增資。前兩次增資的資金,均來自香港恒輝投資的內地企業締怡制造投資形成的資金,第三次增資則是吸收合并締怡制造,締怡制造總資產為7076.86萬元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總資產只有7000萬元的締怡制造,在2012年、2013年,竟然能為香港恒輝合計提供高達1000萬美元資金,用于對恒輝有限增資。對此,恒輝安防未做具體解釋。

    2017年,恒輝有限籌劃IPO。這一年,恒輝有限股權密集騰挪。當年9月,香港恒輝將所持恒輝有限100%股權轉讓給姚海霞,交易價格為1.05億元。當年10月,姚海霞又將所持恒輝有限20%、20%、10%股權分別轉讓給王咸華、王鵬、鑰誠投資,鑰誠投資為姚海霞和王咸華設立的持股平臺。當年12月,恒輝有限股改完成。在此期間,姚海霞又將香港恒輝100%股權轉讓給恒輝有限。香港恒輝從恒輝有限母公司搖身一變為其全資子公司。

    備受詬病的是,密集股權騰挪期間,恒輝有限進行大舉現金分紅,而分紅對象只有姚海霞一人。具體為,恒輝有限先向股東香港恒輝分配利潤5355.89萬元,香港恒輝再向姚海霞分配利潤1.98億元。

    如此分紅后,2017年,恒輝安防的未分配利潤變為-3674.59萬元,資產負債率由2016年的25.68%翻倍升至50.38%。當年底,原本沒有債務的恒輝安防緊急借款4000萬元維持運營。

    這還沒完。2018年,恒輝安防引進三名外部機構股東,盛宇黑科、清源六號、融實毅達合計攜資8000萬元入股。三家機構股東為何突擊入股,與實控人之間是否存在抽屜協議等,這些內容,公司均未披露。

    外部機構攜資入股仍不能解渴。本次IPO,恒輝安防擬募資5.6億元,其中,4300萬元還債,5000萬元補充流動資金。

    高新技術企業實為代工貼牌

    恒輝安防還有一個致命短板,那就是基本上沒有自主品牌,以貼牌方式進行生產銷售。

    招股書中,恒輝安防宣稱,其始終專注于功能性安全防護手套生產技術和工藝的研發及產業化,經過多年持續研發投入和工藝改進,掌握了50多種高性能涂層配方和20多種浸漬工藝,以及高性能纖維新 材料制備技術、百余種紗線包覆技術、針織技術、專用設備適應性改造技術等一系列核心技術和工藝。

    截至今年6月30日,恒輝安防擁有48項專利授權,但47項為實用新型,僅有一項發明專利。而且,唯一的一項發明專利并非公司申請取得,而是通過轉讓方式獲取。這或許可以說明,恒輝安防的技術并不 具有足夠競爭力。

    實際上,恒輝安防并沒有叫得響的自主品牌,基本上為國際知名品牌代工。

    恒輝安防在招股書中亦表示,其生產模式為,主要為功能性安全防護手套、個人防護用品等品牌商或品牌代理商提供ODM/OEM等貼牌產品。公司稱,其以銷定產,貼牌產品銷售至品牌商或品牌代理商后,由其向終端銷售。

    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,恒輝安防貼牌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3.01億元、4.38億元、4.95億元、2.76億元,分別占當期營業收入的99.95%、99.27%、98.38%、98.63%。

    恒輝安防的銷售收入超過90%來自境外。從其前五大客戶看,去年,美國兩家為其第一、三大客戶,英國兩家客戶為第二、四大客戶,第五大客戶來自德國。今年上半年,第一、三、四大客戶均為美國公司,第二大客戶為英國公司,第五大客戶為上海綠安全貿易公司。前五大客戶大部分來自美國,這說明公司對美國市場較為依賴。實際上,去年及今年上半年,北美市場貢獻的銷售收入占比均在50%左 右。

    依賴境外市場風險不小,特別是匯率風險。2017年,恒輝安防的匯兌損失高達1126.97萬元。

    當然,恒輝安防享受的稅收優惠不少。除因高新技術企業所得稅減按15%稅率征收外,公司還因產品絕大部分出口,享受增值稅出口退稅政策優惠。

    實控人控制92%股權存治理隱患

    實控人持股比過高,雖能有效抵御野蠻人入侵,但也存在風險。

    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,恒輝安防7名股東中,除盛宇黑科、清源六號、融實毅達三名外部機構股東外,剩下的4名股東,三名為自然人姚海霞、王咸華、王鵬一家三口,分別持股46%、18.4%、 18.4%。此外,姚海霞、王咸華夫婦設立的持股平臺鑰誠投資持有9.2%股權。因此,姚海霞一家三口合計控制有公司92%股權。

    如果本次發行的股份不低于發行后總股本的25%,那么,上市之后,姚海霞一家合計控制約69%股權。

    目前,恒輝安防董事會設有9個席位,其中有3個獨董席位,另外三個董事席位中,姚海霞一家三口占了3個剛好一半。由此可見,姚海霞一家控制了公司董事會。

    持股比例高、控制了董事會,恒輝安防存在公司治理風險,難以有效規避實控人侵占上市公司利益風險。

    恒輝安防關聯交易頻繁。南通恒毅是公司實控人姚海霞之父及姚海霞弟媳持股的公司,2016年以來,恒輝安防持續向南通恒毅采購手芯、并向其銷售紗線及輔料。

    此外,南通佳吉利、南通寶唯斯由實控人王咸華的堂兄王咸權父子控制的公司。2016年以來,恒輝安防頻頻向其采購手芯、委托加工手芯等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向寶唯斯采購手芯和委托加工手芯的金額分 別為198.94萬元、11.36萬元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恒輝安防還多次為佳吉利提供合計550萬元的擔保、1200萬元的資金拆借,幫助其解決臨時資金周轉困難。

    近幾年,恒輝安防還多次向包括實控人姚海霞、王咸華等拆出資金行為,資金拆借者均未向公司支付利息。

    上述關聯交易及資金拆借主要發生在2016年、2017年。

    問題還在于,這兩年,恒輝安防自身資金并不充足。截至2017年底,公司貨幣資金為4414.34萬元,而短期借款也有4000萬元,資產負債率達50.38%,為歷史高位。

    公司利潤表數據顯示,2017年,恒輝安防營業總成本3.94億元,月均成本3282萬元。從上述數據看,如果沒有這筆4000萬元借款,恒輝安防正常經營就會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綜上所述,持股比過高,恒輝安防存在治理隱患。


責編:ZB

長江重磅排行榜
視頻播報
滾動新聞
長江商報APP
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
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